WWR HOME


News expressReleasesArtistsTour DatesGalleryContactShop

 

 

 

 

 

-------------------------------------------
紐約闇黑霸主 Swans 最終巡迴,再見,台北,再見。
日期:2016.12.10 (六)
地點: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時間: 入場 19:30 / 開始 20:00
演出長度:120 分鐘
票價:預售票 $1900,現場票 $2200

線上購票:https://goo.gl/JlZuYD
實體售票點:小白兔唱片 (台北市大安區浦城街21巷1-1號)

----------------------------------------------------- 

SWANS 在創作上態度很純粹,完全不理類型、潮流那些「音樂以外的事情」。從1983年他們創團時期開始,他們的音樂就不停的變化,他們的轉變都發生的非常快速,而且都是很明顯的轉變,因此研究他們的專輯是很有趣的事情。這裡列出的十四張專輯來自33年的歲月,總長16小時31分03秒。

SWANS是偏執狂性格,他們追求的不是「面面俱到」的完美,而是在他們專注的層面不擇手段地做到極致--這種大概以兩到三專輯外加一些EP為單位--他們每個時期會專注在不同的面相,完成這些目標後頭也不回地就轉變方向,然後SWANS的音樂就會出現很明顯的轉變。

在這些過程裡面SWANS 也不像瘋狂科學家只想做實驗,每隔一段時間他們還會回顧自己曾經創造的聲音,並發表一張集大成的作品,這些專輯通常都會變成經典中的經典,更嚴重的是還會帶給樂迷一種今是昨非的感覺,例如Children of God就讓我覺得之前的四張專輯都是「SWANS前傳」。

天鵝這種生物要嘛優雅美麗,要嘛聒噪暴戾的,沒有中間值。理解SWANS的音樂也不用期待「小品」,反正他們都沒有在客氣的。

傳奇之所以傳奇,主要來自有聽眾能夠記得他們,在SWANS來台灣之前,不妨花點時間感受他們在33年間的蛻變。
--------------------------------------------------------------------------------------

No Wave時期

1983 Filth


SWANS的第一張專輯,當時他們的心態是反龐克,想做一些噪音,當時的No Wave運動也影響了這張專輯。

彷彿把道路施工敲敲打打的實況搬進錄音室,Michael Gira咆哮一些字眼,Filth這張專輯的圖像感是非常直接但抽象的。

這張專輯的歌詞很簡短,幾乎是單字溝通法。卻像海明威一樣衝擊,富有重量。

第一首歌 “STAY HERE”,Michael Gira跟著鼓點一起吼著他的歌詞:

Be Strong
Be Hard
Resist Temptation
Stick Your Hand In Your Eye
Close Your Fist Resist
Flex Your Muscles
Walk On This Line Look Straight Ahead
Flex Your Muscles
Be Hard
Come Back For More 

他用力的吼叫,卻不是聲嘶力竭的「表達自已」。而是要叫聽眾注意,乖乖聽好!(老子我來了……)明明是正式專輯,曲子進行到一半卻恣意停下來,這也彷彿告訴我們誰才是老大。

節奏是最重要的。Filth這張專輯的結構很特別,每首歌曲都強硬地重覆某種特定節奏,吉他貝斯在這些框架裡製造噪音,而Michael Gira 把自已的聲音當成一種節奏樂器,隨著鼓點吼叫。塞滿耳朵的是尖刺不和諧的吉他,還有讓人印象深刻,好像大型機具運轉的超轟低頻,不時亂入的一些零亂金屬撞擊聲,讓人血壓升高。 

這時期的SWANS只有「噪音」一個意圖,這張專輯以非常直覺的方式展現樂團的特色-力量。 

個人認為可以用「非常慢的THRASH METAL」來理解他們這張專輯,在反龐克的共同意識下,噪音其實是一種宣示,這可能不是最能代表SWANS的專輯,可是卻是非常有趣、充滿原創性的作品,不管在哪個時代,都會是讓人眼睛一亮的處女作。


--------------------------------------------------------------------------------------

1984 Cop


Cop延續Filth的硬斗實驗性,但是歌曲變得更慢,樂句也拉得更長。如果繼續以施工比喻,Filth比較像是拿電鑽拆牆壁,而Cop則是照施工圖挖下水道,當然,這兩張專輯都非常非常的吵。Cop較有組織的樂器分配取代原本尖銳、混亂的純噪音。Michael Gira 的歌詞也開始描述比較具體的事情,樂句之間瀰漫著黑暗,充滿壓力,逼觀眾直接面對痛苦。 這是樂迷為COP自製的MV

COP的歌詞提到警察毆人,但Michael Gira的意圖並非為社會正義發聲。他透過逼視這些具有爭議或令社會大眾感到衝擊的既存事實, 偏執地創造SWANS的「美」。這張專輯讓人更清楚他們的美學,也認知到「SWANS將會成為獨一無二的存在」。

 

--------------------------------------------------------------------------------------

工業時期

1986 Greed

1986 Holy Money

1986年連發兩張專輯,Jarboe的加入為樂器增加了多樣性。這位影響SWANS發展的重要團員,從”Greed”這張專輯裡面開始加入和聲的錄製,在”Holy Money”專輯則開始貢獻她的音樂創作。這兩張專輯像是JARBOE與SWANS的磨合期,可以聽到SWANS的轉變,其中最主要的影響其實是歌曲結構的多樣化。可能因為鍵盤和鼓機的使用,還有他們強烈的實驗性,也被稱為SWANS的「工業」時期。 樂器越來越豐富,SWANS的音樂開始有了一些起承轉合,Michael Gira的吼叫聲也開始帶著更多敍事感和一點點弦律性。雖然跟我們後來聽到的90年代SWANS還有一段落差,可是這是轉變的開始。有幾首曲子是演唱會中常見的曲目,後來的演出中聽到。


A Screw(Holy Money)


Coward (2013重組後現場還繼續演出,還變得更猛)

--------------------------------------------------------------------------------------

1987 Children of God

SWANS的第五張專輯Children of God成功集合了SWANS的NO WAVE、工業及哥德面相,整張專輯有頭有尾地鋪陳更大格局。Jarboe的偏執是哥德、唯美、輕飄飄而且半透明的,這和原本充滿黑油味、工人風、超大聲的SWANS有很大的落差,經過磨合之後SWANS製作出這張粗中帶細的專輯,成為樂團的經典代表作。想要認識早期黑暗、粗殘的SWANS,這張專輯是入門首選。

Jarboe的天使美聲加入後,Michael Girar的地獄嚎叫明顯變少,他開始吟唱中低音域的旋律,像“Blind Love”,”Sex, God, Sex”,這些曲子以非常簡單的吉他配置搭配Michael Gira緩慢的吟唱,和他們一貫的超大聲風格不同,比之前的作品「輕柔」許多,卻顯得更黑暗。Jarboe主唱的”In My Garden”和”Blackmail”,天使笑意中隱含的暴力與神經質,大大展開SWANS的畫軸。

這張專輯中最暴力的名曲”Beautiful Child”,這種感覺後來也成為SWANS的招牌。Jarboe主唱的”In My Garden”和”Blackmail”則新闢一條路徑。

看看1987年SWANS 在德國的演出“Beautiful Child”

--------------------------------------------------------------------------------------

1989 The Burning World


近十年的活躍,讓SWANS累積了足夠的能量,於是SWANS唯一進入主流唱片公司的專輯就這麼產生了。

為了製作一張流行的專輯,環球唱片為SWANS安排曾與小野洋子Mick JaggerMotörheadRamones 合作的知名製作人 Bill Laswell。Bill Laswell其實花了不少功夫在SWANS身上,他慧眼看出SWANS優美的旋律性,並徹底的把Michael Gira的作曲才華展現出來。聲音上撤掉那些好像工地施工中的超暴鼓點,將吉他音色也調整成清亮,讓聽眾比較沒有耳道直通地獄的感覺,在編曲上還重新調整JARBOE在樂團中的角色,讓她不再只是天使般的和音,有了女主唱的氣勢與份量,除此之外,還添加了大量的世界音樂元素,避免過度機械感的單調;想當然爾,最後呈現給聽眾的是有史以來最容易入耳的一張SWANS專輯。

很可惜的是,Michael Gira對這些一點也不領情,他不只一次公開地表示討厭這張專輯,對專輯中他本人毫無興趣的民族風影響也很倒彈,(個人認為像”See No More”那一整段吉他前奏就實在有點好笑。)流行編曲雖然容易入耳,但是比起SWANS一路走來的作品就顯得很沒個性,也沒那麼耐聽了。這張專輯賣得很不好,很快就被下架, 短暫的主流體驗中,SWANS 帶給樂迷的是專輯中Jarboe翻唱Blind Faith的“Can't Find My Way Home”的正式錄音,光聽這首歌就很值得了。

--------------------------------------------------------------------------------------

兔寶寶時期

1991 White Light From the Mouth of Infinity


主流唱片解約後,Michael Gira 在1990年成立了Young God Records,1991年就發行這張“White Light From the Mouth of Infinity”。這張專輯和它之後的”Love of Life”封面都是由英國插畫家Deryk Thomas繪製,兩張專輯合併稱為「兔寶寶時期」。總結兔寶寶時期的作品,SWANS越來越注重寫歌本身,他們聲響上的性格己經確立,樂團專注於詞曲、吟唱,並嘗試各式各樣的音樂元素,因此這兩張專輯留下了很多很優美流暢的歌曲。這兩張專輯沒有偏激的性格,容易被遺忘,成為典型的遺珠之作。

“White Light From the Mouth of Infinity”頗有一種「自己的芭樂歌自己製作」的嗆味,樂迷當然開心,因為SWANS頑固的鼓點、骯髒刺激的音色都回來了,開場曲“ Better Than You”還史無前例的用了一些南歐音樂元素,不知道是受Bill Laswell影響還是想要玩他,但總之 SWANS的確做出了優美的芭樂歌,這個時期他們非常專注在寫歌、編曲上面。做出來的音樂不只分主副歌分明,還在編曲上製作戲劇化的轉折。”Love Will Save You”、”Failure”這些優美的旋律搭配M.Gira越來越純熟的演唱,非常迷人。”Song For the Sun”甚至是一首輕快的曲子,相信台灣的樂迷也會聽得很習慣,基本上這首曲子只要把歌詞改成中文,就成了九零年代末期滾石唱片製作的優質華語藝人了。

真的很怪的一首SWANS歌曲:Song For the Suns


--------------------------------------------------------------------------------------

1992 Love of Life


這張專輯是SWANS比較嚴肅的專輯,透過歌詞他們表達了對世界的看法,談美國、金錢、權力、身份認同等等。 歌詞本身說的不多,但搭配音樂聽就能心領神會,SWANS對於外在世界以個人的方式觀看書寫,因此也有很多人認為他們很虛無,這種中立客觀的態度並不影響情感的表達。

”GOD SAVES AMERICA”歌詞:
“And all across america
The poison fires glow
And in the blood of our procreation
Annihilation grows
Yes love was made for slaves like us
Designed to fetishize”

整張專輯有概念化的意圖,歌曲之間有許多橋段串連,不過歌詞依然惜字如金,就比較難引起共嗚或討論。

談到種族的歌曲:”Golden Boy Swallowed by the Sea"

--------------------------------------------------------------------------------------

解散之前

1995 Great Annihilator


“Great Annihilator”是後搖滾迷和金屬迷最容易入門的SWANS專輯, 這張專輯建立了SWANS吉他音牆的綿密度與緊繃張力,也常被認為是一張後搖滾專輯。

顯然在這張專輯的重點不在詞曲,而是與樂迷溝通的「音樂形式」。封面大大一個∞說明了一切,其實在創作上SWANS很不僵固,只是本來不會特别注意他們的吉他,他們卻突然露一手,反而讓人嚇得發抖,他們強得很恐怖。

形式上SWANS這張專輯的確比較入世,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很意外。像“Celebrity Lifestyle”這種歌曲如果說是Sonic Youth的歌我也會相信。專輯有大量的後搖滾元素-我非常喜歡這張專輯裡的吉他音牆;它生猛有力,動能飽滿。SWANS本來就很擅長在黑暗中耍暴戾,但很少用整片的音牆對聽眾說話。他們的音階概念很宏觀,和GY!BE一樣帶著藍調基底,音色上偏向Sonic Youth(或者更正確地說,是來自GLENN BRANKA那種低級紐約髒TONE)我很喜歡這樣的組成。後來在Seer、To Be Kind 等專輯中也常常會聽到這樣的吉他音牆──當然,是進階版本。

在Swans不停蛻變的進化史中,Great Annihilator這張專輯代表的是和新時代的接軌,雖然在媒體的討論不多,但很多新樂迷都提到自己接觸的第一張SWANS專輯就是這張,可見它的平易近人。

 

這支1997的紀錄片訪問了Michael Gira,以現在的觀點來看,剪接後的現場影片真的會覺得他們是Envy那種吼叫型的後搖滾團耶!

--------------------------------------------------------------------------------------

1996 Soundtracks for the Blind


如果要我在Filth, Children of God, White Light From the Mouth of Infinity和Great Annihilator選一張最好的SWANS專輯,我沒辦法決定,因為它們都太出色了。不過,如果要問我最喜愛的SWANS專輯,那還是Soundtrack for the Blind。

這張專輯是2CD ,總長142分鐘!?直白的說是兩小時又二十二分鐘耶!以現在的標準來看,實在太長了,誰能聽完啊!?可是如果你曾經立志有生之年要讀完追憶似水年華,或者能夠花九小時看完拉斯逢提爾的醫院風雲,那你就應該抱著相同的挑戰精神,聚精會神地把這張專輯當成大作來細細品嘗。 封面設計得像一面手鏡,但當你看進去什麼也沒有,只有一片灰色。聽起來這張專輯就是Michael Gira的一意孤行,和Great Annihilator完全不同,整張專輯大扺是Gira獨自完成的。以深沈的Ambient基調串聯各種片斷,大部份的曲子連歌詞都沒有,也常有說接就接,說斷就斷的任性編排。大部份的時候你聽到的會是像鬼片配樂一樣的Ambient 聲響,沒有太多歌詞,但整體而言,它表達的卻比過往的專輯都要多。

這是一張「意識流」的專輯;我覺得最有趣的是這些聲響固然非常黑暗,但不會給你淒慘或者可怕的感覺,反而是異常的平靜。沒頭沒尾的講話聲、突然出現的搖滾樂,或者Gira的吟唱從喇叭放出來的時候,會讓人覺得好像跟著Gira的思續回顧SWANS「這件事」一樣。

1997年Gira就宣布Swans解散,他說他還是會做音樂,只是SWANS這個團名該停下來了。對聽眾而言,無論我們多麼喜歡這個樂團也沒辦法變成他們,當他們拋下任何一種「表演」的目的,揭露自已,我們能感受到的當然會有更多層次,而這張專輯就是這樣的存在。

--------------------------------------------------------------------------------------

2010 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a rope to the sky


2010年SWANS重組推出這張專輯的時候,我一開始還不敢聽。因為我很怕他們出來撈錢,搞一些有的沒的。但最重要的還是怕歌不好聽,要我們這種樂迷如何自處?

我這樣說可能是事後諸葛,但“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to the Sky”其實是一張拉筋之作。歌曲在很多地方都不太流利,不過這張專輯還是把他們想要表現的聲音強度很清楚地展現出來了。個人認為在這張專輯裡他們還沒有完全復活,很多細節還顯得很零亂,最明顯的例子應該是由Devendra Banhart演唱的“You Fucking People Makes me Sick”,演唱的部份用拆鋼琴的聲響突然結束,然後各種樂器一起做了一個聲音黑洞, 這整件事可以很SWANS。但他們做出文謅謅彷彿二十出頭男大生的劇場初體驗,讓我驚慌失措。

大體來說,M.Gira把Angels of Light的一些影響也帶進新的SWANS,最明顯的是他的吉他多了美國鄉村音樂的老粗牛仔味。一些南歐的音樂元素也大量出現在專輯中,拉開了SWANS作為純男子團體的經緯。我覺得這樣的路線對SWANS來說是很不錯的,但說實在聽完這張專輯我並沒有非常期待他們接下來的作品。

那就先聽聽嚇歪樂迷的“You Fucking People Makes me Sick”

畢竟是SWANS,雖然被嫌了幾句,但這張專輯的超強單曲也沒有少:“No Words No Thoughts”

JIM頗能聽到Angels of Light的影響(尤其是那NANANA的和音),非常適合SWANS的大聲取向。

--------------------------------------------------------------------------------------

2012 The Seer


從My Father Will Guide me up a rope to the sky開始M.Gira就開始運用網路經營重組的SWANS,除了沒拍MV以外,其他的像臉書、數位發行,SPOTIFY等等所有該做的他都做了,最近(2014)還開始把專輯所有歌曲上傳到YouTube上讓想聽的人可以搜尋得到(真是超有SENSE)。2012年“SEER”得到Pitchfork和各家專業音樂媒體的支持,吸引大了量的新樂迷重新認識SWANS,好像過去風風雨雨練的功一次爆發,專訪、評論滿天飛。

2012年SEER一推出就殺進年終榜,專輯還甚至登上Billboard 排行榜,樂迷大嘆薑是老的辣。對我來說SWANS的轉變在於他們開始願意為聽眾設想,專輯的長度變短了,表演卻越拉越長。80年代到現在的所有玩過的音樂成為SWANS的最大優勢,現在他們做什麼是什麼,也沒有那麼多不能捨棄的偏執,所有樂迷也都能讀到SWANS和所有”INDIE BAND”不同的高度與視野。 比起軟綿綿輕飄飄的大部份的”INDIE MUSIC”,SEER又黑又硬又粗又直接,這張專輯聽起來就只有一個字,「爽」,如果你還沒買專輯,記得不要不信邪,買附DVD的版本就對了。

專輯的第一首歌Lunacy就把前作那一套drone聲響完美推出來,不再僵硬

93 Ave. B Blues更把噪音這件事玩到最大。

專輯中大部份歌曲都是Gira寫的,但這首The Seer Returns有淡淡的嘻哈,是團員一起創作的,還邀請前團員Jarboe來唱歌


Songs for a Warrior邀請YEAH YEAH YEAHS的Karen O來唱歌

--------------------------------------------------------------------------------------

2014 To Be Kind


今年五月SWANS推出他們的第十三張正式專輯,To Be Kind。Kind在德文中是「小孩」的意,專輯名稱除了要「對人很好」,也有「孩子」的意思。這可能是我最喜歡的SWANS專輯封面,光是看到封面那張小屁孩的樣子就很想覇凌他。

這張專輯承接著The Seer的氣勢擠進Billboard #37,創造了不可能的成就。SWANS在1989和主流唱片決裂以後,就一直以超地下的方式運作,樂團解散後再重組,竟然能讓音樂媒體一面倒地叫好,專輯還賣進Billboard#37,相信這是創團時他們沒有想過的事情。

延續THE SEER的製作方向,暴力、大聲、經典。專輯呈現充滿劇場感的編排,在他們一貫的黑暗氣息中竟然出現了娛樂性 。更有趣的是,再也沒有人想要用Post Punk,工業或哥德來形容SWANS的音樂,因為媒體極高的注目度,SWANS從此就是SWANS了。

現在,我己開始期待他們的下一張專輯會大破大立的玩别招了。不管未來他們要和蕊哈娜合作、開始搞嘻哈;或者開始探索絲竹與tuvan throat singing,我都不會感到意外。搞不好這一趟來漢文化世界他們會找到新的創作方向。

“Some Things We Do” 歌詞真是很典型的SWANS單字溝通法,搭配弦樂和緊張兮兮的吉他,還有紐藝術家Little Annie的獻聲,也是很棒的一首歌。
We seed, we feel, we need, we fight We seal, we cut, we seek, we love We grow, we take, we eat, we break We hunt, we hurt, we seize, we kneel We heal, we fuck, we pray, we hate We reach, we touch, we lose, we taste We learn, we lie, we wound, we waste We hold, we kill, we love, we veil We crawl, we seek, we fail, we rage We fuck, we come, we love, we work We search, we share, we wound, we keep We blind, we take, we hide, we hold We breathe, we steal, we bind, we build We seed, we fuck, we rage, we weep We betray, we serve, we regret, we learn With tooth, and claw, we touch, we teach We fuck, we love, we forget, we regret We love, we love, we love, we love We fuck, we love, we love, we love

專輯中比較GROOVY的SWANS讓人聯想Tom Waits的雨狗時期-A Little God in My Hand


爆炸性的現場HIGH歌:Oxygen

Words by 小白兔唱片 KK (2014.12.16)

 


(2016.12.2 更新)

2016 The Glowing Man

2015 年 Swans 離開台灣繼續未完成的巡迴後幾個月,Michael Gira 預告了他們即將發行最後一張專輯,並且進行最後一次巡迴,才剛經歷過 Swans 最顛峰時期那無法形容(甚至讓許多人失憶)的現場,這枚震撼彈讓我們驚覺台灣剛剛在 Swans 重要的歷史十字路口上相遇,雖然 Michael Gira 這番話中有著許多的保留,但我們知道接下來的作品肯定是一個階段的結束。

Swans 第十四張正式專輯《The Glowing Man》在六月發行,專輯封面像是續作般的延續了上張專輯《To Be Kind》的配色,封面這像鳥、像手、像骨、又像「力」的符號是 Michael Gira 親自產出,如果說他沒有翻果文字典找過靈感,那 Michael Gira 真的是天生的「力王」;另一方面,就像剛失戀的人看到任何有關愛情的歌名都會心碎般,在還沒開始聽專輯之前,每一首歌名看起來都像是種種告別的暗示。

《The Glowing Man》維持著他們 2009 復出後的堅固狀態,就像 KK 所說「暴力、大聲、經典、戲劇張力」,將黑暗具體表現在聽眾面前對 Michael Gira 來說已不是難事,現在的天鵝就像是把這三十多年的經歷全部揉成強而有力的哲學,正面朝向聽眾的心靈扔去,開頭 "Cloud of Forgetting” 是 Michael Gira 引導靈魂的起手式,緊接而來長達25分鐘的續曲 “Cloud of Unknowing” 開通了 Michael Gira 對聆聽者的招喚,歌詞依舊是遠方傳來的啟示,身心與樂器的行進同步,專注整張專輯,會到達無我的愛。

"Frankie M” 是專輯裡較為具象的歌曲之一,雖然沒有人知道M先生是誰(Gira 也不說,哼!),但我們知道這或許是個悲慘故事,一個將要因為藥物過量而離開的靈魂。

由 Michael Gira 老婆Jennifer Gira 所獻聲的 ”When Will I Return?” 並不是一首浪漫情歌,而是她親身經歷過的性侵事件(差點有生命危險),曾經有很長的一段時間無法跨越的心靈創傷,Michael Gira 就這樣寫成歌,讓她再一次面對,這真的很猛,想當然專輯發行後各家媒體問最多的就是這首歌,一開始Gira講的很多,到最後老婆大人叫他不要再講了(笑)。

這首光是聽就覺得是自己受的創傷,是這張專輯中最深層恐懼的作品


His hands are on my throat
My key is in his eye I'm splayed here on some curb
Shards of glass
A starry night
When will this pig-man stop?
His stink is like a dog
My life is mine to keep
I still kill him in my sleep
The car door is open wide
The mouth of death still calls my name
I'll beat him on his face
And I stab with all my strength
And I scream until he goes
I scream until he's gone
Then I crawl across the road
Then I crawl across the road
When will I return? When will I return?

專輯中最有趣的是 "The World Looks Red / The World Looks Black” ,"The World Looks Red” 是 Michael Gira 八零年代與 Sonic Youth 在紐約 No wave 場景打天下時寫給他們的,這首歌收錄在 Sonic Youth 的首張錄音室專輯《Confusion Is Sex》。

1985年 Sonic Youth 現場版本
 

三十多年後 Michael Gira 用他的方式重新詮釋

Push it away 
The world looks red
People with fish eyes
The ground sucks
Walk on my fingertips
Displacing the fog
The weight of my body is too much to bear
The memory drains the life from a dog
An ocean of insects works like a sheet
The immoveable fact buries my mind
In a horse-hair coat in a pile on the floor
Bury my mind Bury mind Bury my mind Bury my mind
Follow the Sleeper Man Follow the Maker Man Follow the Keeper Man Follow the Leaver Man
Follow the Sleeper Man Follow the Sleeper Man Follow the Sleeper Man Follow the Sleeper Man

1983 - 2016 經過三十多年的 Swans 要再次劃下休止符,12/10 (六) 的最後巡迴台灣站是 Michael Gira 主動提出,這是對我們的愛,也是我們的榮幸。

練團就好比我們學著如何說話;現場演出就是一種對話,錄音室裡發生的像是對白。

你準備好與紐約闇黑霸主 Swans 來一場深層互動了嗎?

(Words by 小白兔唱片 威廉)



紐約闇黑霸主 Swans 最終巡迴,再見,台北,再見。
日期:2016.12.10 (六)
地點: Legacy 傳 音樂展演空間(台北市中正區八德路一段1號)
時間: 入場 19:30 / 開始 20:00
演出長度:120 分鐘
票價:預售票 $1900,現場票 $2200

線上購票:https://goo.gl/JlZuYD
實體售票點:小白兔唱片 (台北市大安區浦城街21巷1-1號)


 

延伸閱讀:
「in-betweener」我們正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見證SWANS的終極昇華。
「in-betweener」Young God 與 Angels of Light
SWANS-中離十三年卻還能越飛越高的傳奇樂團
SWANS - 比大聲更多的極限體驗

 



回新聞列表

 

 

 


仙樂隊 SEN
SEN
Alternative Rock, Industrial, Post-Punk, Taiwan Indie,

 

Phum Viphurit
Manchild
Funk, Guitar-pop, Indie-Rock, Jazz, Soul,

 

阿飛西雅 APHASIA
知覺的礁岩 Known Rocks
Alternative Rock, Ambient, Instrumental, Post-Rock, Taiwan Indie,

 

 

 

Google+  Instagram

 

 

 

 

© 2002 White Wabbit Records,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子報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