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R HOME


News expressReleasesArtistsTour DatesGalleryContactShop

第四期人物專訪

 

在地球兩端的拉扯-9m88專訪


採訪、撰文/李嘉芳  攝影/桑道仁  服裝/BEAMS

9m88在去年底(2017)發行第一張黑膠錄音《九頭身日奈》單曲,冬季Vinyl巡迴演唱會四分鐘就售罄、一票難求。在台北The Wall不畏滂沱大雨聚集的各路樂迷苦苦等待,她打破了音樂小眾圈分派分邊的界線。

日前,9m88在粉專發布將回紐約「入山林修行」,才華麗出場再旋即離開、蜻蜓點水式的過招,以長期經營音樂事業發展的角度來看實在大膽;但正是如此不可預期、充滿變化的特質,現代的年輕樂迷對新音樂的渴望在9m88身上得到滿足。在創作與定位拉扯中,她成功模糊了外在的時空距離,與內在的角色拉扯,是她最致命的神秘吸引力。


9m88:「一回台灣就覺得我要工作了!」


9m88每半年就從紐約The New School表演藝術學院放寒暑假回台灣,與mv裡大家喜愛的泰然自若完全不同,「其實每次回台灣就是一種我要工作了的心情」,第一學期回來時還很輕鬆,因為還沒這麼多人知道她,但在2016年底與Leo Wang合作的MV發布之後,「我就把自己逼得很緊」,每次回來都有很大的壓力。

「後來比較能把心靜下來」9m88說,剛走紅時的不適應帶給她更多沈穩與從容;「我會告訴自己,什麼是現在最重要的」,面對每半年的身份與社會情境轉換,她樂於在挑戰中學習平衡,給自己時間去沈澱,以理性的角度去面對。「但每次回去紐約的時候,還是會有點失落」她坦承,在台灣有著應接不暇的活動要參與、有很多人要見,但回到紐約就是得一個人獨立生活,如同許多孤身到國外求學的留學生「沒有人給你太多的關心」。但因為到國外求學的決心與認知自始便相當清楚,「就是想學更多東西、以一個學生的身份」,靜下來好好的學習是第一要務,調適完心情後,才能開始創作。

在歌手與學生轉換身份,9m88在紐約也將課堂內外情境分得很開,「我覺得在學校就是盡量拓展我的深度和可能性」,不會主動跟別人提自己在台灣做的事情。而其他學生在校外的表演、活動非常多,也都很努力地將自己作為活招牌一樣用力宣傳;但對於她而言,9m88身份只是她的眾多面向之一。同學在網路上發現她的作品,對她刮目相看時,她只俏皮地回答「哎呀沒有啦,做一些怪怪的東西」。

在紐約學習爵士歌唱,並不是一帆風順。從語言到樂理,「每次練習完都自己在那邊哭」,美國音樂學院的環境非常競爭,她就讀的The New School表演藝術學院,課程都要經過甄選才能修習,「因為一個樂團就一個歌手,所以可能要跟其他四、五個歌手競爭,如果你沒被選上,就修不到課了。」至今為止,9m88說她很幸運地還沒被淘汰過,除了了解自身優劣勢外,在國外生存必須學會積極與應變。「大家都會覺得亞洲的學生不善於表達」和這麼多來自各地的學生相處過,她始終認為這只是每個人個性上的差異,而不是膚色或性別、種族,所謂的標籤,是大家不能看見彼此真實樣貌的紛爭來源。


紐約人的質疑,「亞洲人會唱爵士?」


但她的確遇過不少事件,某次即興課堂上,有個能力很好,但自視甚高、常不來上課的鼓手同學,在大家一起即興演奏時,故意玩把戲讓她唱不下去,「其實我已經不爽他很久了」,總是非常珍惜每次學習機會的9m88說,鼓手完全不照譜、也不聽其他人的音樂行進,不斷用節奏打斷她的歌唱,「我就尖叫」她有點自豪地笑著說,這突然的舉動嚇傻全班,就連老師都跑來關切。

但對她而言,當鼓手根本不尊重其他樂手,「用音樂給他一個feedback」也只是剛好;另外有次應學校老師邀請,到紐約哈林區表演,一上台就感受到台下觀眾的質疑,「大家看妳亞洲人就直接覺得妳是外地人,然後,『喔,你也會唱爵士喔?』」,儘管在學校沒有人針對亞洲人學爵士這件事質疑過她,但面對到更大的社會既有框架審視,她一改課堂上的直接回擊,在幾經思考後說,「我覺得這種東西就是需要慢慢耕耘吧。」

9m88既能用尖叫回應別人的挑釁,也能用更長遠的理解來包容玫瑰色的眼鏡;她並不否認或低估自己的價值,也不激烈地強求他人的認同。對她而言,言語的表達只是其中一種方式,「你不一定要真的要用言語跟他交鋒,你就用聲音、用音樂去表達」,事實上都是同一種正面面對,憑藉的是對於自身想法與珍惜。


自嘲與自信


9m88從小到大被各種外在聲音評斷,「我到國外也常回想我生長環境的狀態,以前小時候經常被一些不經意的話評斷,比如說「妳怎麼會這樣打扮,這不是女生該有的樣子;或是這個工作很輕鬆啊,是女人做的事情」,到現在到了紐約之後,感觸更深;身為一個女性、一位歌手,在學校或街上都能感受到那種不舒服,「何況是其他性別或更弱勢的人,所以我想特別放大這件事」,她希望她的創作能以幽默有趣的方式分享,讓大家知道自己的價值,「每個人都不需要改變所有,不用改變全世界,但我們可以從自己開始,我的作品其實主要是要告訴大家愛自己,要有自信,然後或許有時候也可以自嘲一下。」

在演唱會上,她可以像個偶像般指揮台下觀眾,拋下一句看似冒犯的話,反而和樂迷共同創造一種獨特的默契,「我不想要跟大家有太大的距離,我比較希望是像我跟你分享事情」。所以她的表演可以有台下觀眾上台熱舞,她講都會女子心情的歌詞作品裡可以有大腳桶;聽她歌的人不用太嚴肅也能領會到各種生活都是可能,「這種東西就是要學習,雖然事情發生的時候,可能真的是幽默不起來,但如果平常有在訓練心裡的肌肉,這種壯大是有可能的。當你自嘲的時候,就表示你心的寬容度又變大了。」

對創作者能給予大眾什麼,9m88提到,她受Erykah Badu的影響很大,「一開始先聽她音樂覺得很有趣,後來看到〈Window Seat〉這首歌的的mv,是不斷脫衣服到最後裸體,就覺得原來歌手也有這樣的power,就覺得我也要這樣做,後來把她的專輯全部買齊,才發現這個人寫歌詞也太誠實了吧」「比如說她寫說她有三個小孩,都是不同的爸爸,然後雖然怎樣怎樣,但我還是選擇相信我自己啊!」

Erykah Badu把大家不敢說的心裡話講出來,反而引起了很大的共鳴,「很多人聽音樂是要找答案的」9m88說,而創作者的誠實或許很露骨,卻能帶給聽眾一種人性的溫暖與鼓勵,「雖然有時候不一定是正面的,但就是很誠實,你就會覺得大家其實都一樣,人生真的不是只有光明的,不用刻意去避免什麼。」


是歌手還是創作者?


9m88的原創作品並不多,在網路平台上搜尋到的,除了點擊率逾七十萬的〈九頭身日奈〉、和Leo Wang合作的〈陪你過假日〉外,多數是cover歌曲演唱,或與其他音樂人、網紅一起拍攝製作的影片。對她而言,外界將她定位為爵士女歌手,帶來了許多合作機會,稱不上包袱,但她在內心期許自己是一個「創作的人」。

「歌手能夠把歌曲詮釋得好,同時又帶給大家情感連結,但有時候別人會覺得你是歌手,那你是不是就是藝人?」「我們在表演的時候要娛樂大眾沒錯」但在她的想像裡,藝人與觀眾的距離太遙遠,而她更希望成為一個說書人,與大家分享心情故事,她希望自己是以創作者的身份來做東西,除了自己幫自己寫詞曲外,在長程的發展上,也希望以後能幫別人寫詞曲、甚至擔任製作人。

「創作者不一定是要在幕前執行這件事的人,他可以是一個幕後的推手」,他認為思維的傳遞與idea本身才是最重要的」「藝術家就是一個集大成,有些人認為藝術家很做作,但我覺得他就只是一個思維,在創作上有個脈絡或堅持,不論做什麼東西,都符合他的大方向」,9m88對創作者有另一番解釋,藝術家提供一種觀看的方式,而創作者用作品傳遞了觀看的內容,兩者只是不同層面的展現;而不論透過是音樂、文字或電影等,都只是一種創作的媒材。

她樂於和不同領域的人合作,「合作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創作」各種形式與風格的碰撞所產生的新可能,讓每次作品都能有不同的風貌。「其實我還比較喜歡這種方式,有時候可以順著另一個創作者風格,再用我自己的風格去調整一下,不然每次出現都一定要九頭身日奈,這樣子也很無聊啊」,過程的刺激與挑戰,正是對於未知的探索,「當然會希望我是其中一個出想法的人,從一開始要做什麼歌,然後概念是什麼,到後期怎麼用影像去延續作品的故事性,我都可以討論到,而不只是現身唱歌」。

到紐約求學,其實是意料之外。從大學時期接觸到爵士樂、參加爵士音樂營、在台北piano bar駐唱等等經驗;後來因為到紐約服裝設計公司實習時看了太多表演,開始重新計劃自己的人生,「就覺得這樣唱也是ok,但是心裡其實很不滿意」,在台灣找不到想要的專業爵士歌手訓練體系,9m88決定報考音樂學院,「那時候就想說,好我要來奮力一搏」,只報考一家學校的她,就這樣到了紐約,「我去那邊念書,其實從沒想過有天台灣這邊的人會知道我是誰」,一開始只是希望單純覺得想學更多、更深的東西,到後來真正開始學習,內心對於未來充滿恐慌,「怎麼辦,花這麼多錢在學這些東西,也沒有人知道我是誰」。


沒有人知道我是誰?


在跟製作人同學的合作失敗後,她找到了與Leo Wang合作的機會,也讓廣大的樂迷認識到9m88,台灣紐約兩地互傳錄音與創作的過程異常地順利。「慢慢的可以理解到說,如果真的想要完成一件事情,就是要不斷地做,然後可能路走錯了,就要再修正,最後還是會走到你適合的位置」,在一次次嘗試與目標的達成之後,好好地肯定自己的能力,就能再往下一個目標走。

對於未來想在台灣還是紐約發展,9m88說,「其實我還蠻喜歡現在兩邊的模式,如果有機會,想要在紐約做一些創作,再回來表演,都可以兼顧的話就很好」不同的地方帶給她更多的刺激與反省,「最理想的狀態,甚至是在別的地方待一陣子,就像駐村小計畫一樣」,紐約看似機會很多,但紛亂的感覺也會讓她感覺到身心抵達上限,就想離開,「也會想說現在練習的是音樂,但過十年後會不會就不想做了,或許到時候要和其他領域,比如說舞蹈、雕塑、電影啊,在這些媒材間去發展。」

「但每一次計劃完還是會想回台灣」9m88說,她並不是只能在外飛翔不願落地的無腳鳥。對於家鄉的發展,「我們很多留學生朋友,很常一起討論為什麼來到紐約,是不是覺得台灣的創作力不夠旺盛?我一直都在想這個問題。」但每次回家看身邊的人,不論年輕或年紀比較長的世代,她發現其實大家還是一直在創作的,「只是可能我們沒有比較友善的環境或足夠的機構,來幫助大家做創作這件事」,在台灣每個創作人都只能獨善其身地完成小計畫,向國外推展也不太容易,「但這就是比較長遠的問題了」。

談到未來的發展,她舉出了幾個未來想合作的對象,例如韓國獨立樂團Hyukoh的吉他手兼主唱吳赫,除了聲音很好外,就是潮,除了希望能跟他合唱外,還能做一些比較酷的視覺性作品;或是Oddisee,他非常政治正確的正面形象,我希望能和他討論一些議題性的東西;而最有可能合作的馬念先,她則說「我覺得他的歌一直有一種acid jazz的氣,比較有一些funk、舞曲的感覺,有時候也會有一些比較活靈活現的東西,情歌也很好聽,會想和他做一些比較有趣的主題」。

現在都以第一人稱的角度創作的9m88,提到親身經歷是很重要的事,除了在創作上是心裡會覺得比較踏實外,也是因為這就是生活。未來將以這個方向繼續發展,不論是性別、種族上的差異,她仍然每天都在思考,「這些東西一直存在,但我們還是要繼續討論」,而人們創作藝術的意義也就在此。

回想起當年為了申請學校,去錄音室錄了3首學校指定的demo帶去投甄選的心境,「我想說我從小唱到大,這樣不應該害怕,如果沒上,我就繼續做自己的東西」,大無畏的想法與俐落乾脆的行動,一步步地帶她走向更多可能的未來。

 

後記

在談到這次回台灣的觀察時,9m88說「其實蠻驚訝的,我的聽眾好像比我想像中的多,而且在肢體上也都很敢展現」,在她與歌迷們與互動的過程中,就像鏡子兩邊的交互對談,彼此迴圈式地堆疊出88風潮,「我覺得是,或許有互相吸引吧」。事實上正是因為網路資訊爆炸,時空物理距離卻更加微化,以至於關係更加破碎、去脈絡化,人們對於音樂娛樂的追求已經改變,並不是唱唱情歌或跳跳嗨歌就能滿足。人們需要的是在彼此身上找到、承認現代生活的矛盾與困境,而9m88正巧提供了這樣的一個機會,她的多重身份、內外在的角色拉扯,不論在實際生活或作品裡都顯露無遺,成為了致命的吸引力。先不論未來結果是好是壞,去認知現實或是成為破碎分子,何者能帶領我們走向更美好的明天?我想這會是所有人一起共同解答的。



與9m88的問與答


Q:紐約最近在流行什麼?
A:就跟台灣一樣,波波球(又名告白氣球)啊,就是有點像一個透明的氣球,裡面會有燈飾。很多人在拿,我也不懂。然後就是一直在討論川普嘛!還有跨年跟聖誕節。

Q:說到聖誕節,我們來聊聊聖誕歌一姊Mariah Carey,你對他唱歌對嘴有什麼想法?
A:其實你想想跨年那個場多大,音場是非常發散的,我真的覺得那太難控制,所以他對嘴是無可厚非啦。姊姊(謝金燕)也有對嘴啊!可能要看歌手當下的狀況吧!大家現在也主要是看Mariah Carey,大家看他唱聖誕歌就很嗨,不是在看他當年的唱功了嘛!畢竟年紀也到了,不太可能去逼他要像以前那麼好,所以我不會說你對嘴就罪該萬死什麼,但是上次我在Time Square 看Alicia Keys,他很明顯地聽不到自己的聲音,但唱的時候真功夫就出來了,走音應該只走1/4,然後就,哇~好厲害喔!

Q:這趟回來台灣,有什麼出乎意料的發現嗎?
A:我覺得沒有太大的改變耶,上次回來也才暑假,大概半年會回來一趟。 這次回台灣,就是冬天很熱。然後我還蠻驚訝,我的聽眾好像比想像中多,就是票賣完了, 然後我也發現,因為我這次表演唱〈九頭身日奈〉,就覺得啊,其實我的粉絲們還蠻支持我。跟之前表演大家是來看看熱鬧的感覺不太一樣。

Q:你會唱K嗎?都唱些什麼?
A:我會唱KTV,但我好久沒唱了,本來跨年要去的,但是沒有位子,就回家睡覺了。會唱比較舊的歌,像蕭亞軒、蔡依林啊,或一些抒情的像陳綺貞,嗨歌的話就唱Energy!我以前有很迷過Energy。(不是5566派的?)對沒錯,我就是Energy派,然後也會唱方大同的歌,還有早期的周杰倫。


更多精彩內容>> 馬上訂閱1-12期《小白兔通訊》

零售據點>>藝文友善空間誠品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TAZZE讀冊



回列表

 

 

 


馬上訂閱
Email: subscription@wwr.com.tw

 


《小白兔通訊》藝文友善空間列表

 

 

 

Google+  Instagram

 

 

 

 

© 2002 White Wabbit Records, Taiwan. All rights reserved.   
電子報訂閱!